>視點人物>文章詳情
瑞彩祥云
  • Adios
  • |
  • 2019年10月11日 23:46

我當然不能原諒,因爲她是我老婆,可以有的是辦法(去解決問題)嘛......爲什麽要用這麽陰謀詭計的方式呢?

當當聯合創始人李國慶在訪談節目裏回憶被妻子俞渝“逼宮”細節,猛地將玻璃杯摔在地上。顯然,他還沒有從一年多前的事件中走出來。

.

從黃金搭檔到形同陌路

李国庆俞渝夫妇在1999年联合创立当当,在那个年代,两个人算得上是“黄金搭档”——李国庆是书商出身,对这一行的运营策略有自己的經驗和想法;俞渝拥有华尔街背景,金融方面是她的强项。

當當“起航”不久,就遇上了2000年互聯網泡沫,但夫妻齊心,好歹熬過了寒冬;2003年,俞渝更是爲當當爭取了老虎基金1100萬美元的投資;這一年,當當的銷售額也上億。

李國慶在訪談節目中回憶自己與俞渝的往事說道:

爲了鼓勵我戰鬥,她(俞渝)曾說:“沒有我俞渝也可以有當當,沒你李國慶就沒有當當。”她也曾說,“咱倆有一天如果不能在一起生活,那麽你拿大頭,我拿小頭。”我說,不,五五開。她說:“三七也行;我四你六也行。”我說不對,你是我老婆,你什麽都不幹也該拿一半。

即便是在當當完成私有化之後,董事會曾兩次決定要將俞渝“踢出”董事會,當挂名董事長,李國慶也都心軟沒有執行。他說:

我覺得我從紐約給人娶過來,多不容易啊!1995年、1996年人家敢嫁我,那時候都還在出國熱啊。人家能勇敢地嫁回來,也等于我把人騙回來吧。你說這個公司大了,這時候我拿董事會決議讓她回家,我也下不去手。我就是離婚了,也不能讓人家離開這個舞台呀。

.
年輕的俞渝和李國慶

然而,看似親密的關系下卻暗潮湧動。

2018年1月15日,李國慶收到公司管理層的“逼宮信”,要求他放下公司業務,但會保留其職務和相關待遇。根據李國慶的說法,這封“逼宮信”正是他的妻子俞渝授意寫的。

更加戲劇性的是,在收到“逼宮信”的前一天,李國慶一家三口還一起躺在床上看電視,看的恰好是《雍正王朝》裏“八王逼宮”的那一段;李國慶看得津津有味,旁邊的俞渝卻一反常態,輾轉不安。

第二天,電視裏的“逼宮”劇情就在李國慶的辦公室裏上演了。李國慶表示:

這不是禅讓,我已經一讓再讓了,所以我是被人踢出去的......之後,我們就分居了。

根據天眼查的數據顯示,2018年8月,當當新增俞渝爲執行董事。2019年2月,李國慶退出當當法定代表人和總經理,由俞渝接任。在不少當當的子公司中,李國慶的狀態,均變成了曾任職。

昔日的黃金搭檔就這麽形同陌路了。

賣還是不賣,這是個問題

2004年,太平洋對岸的亞馬遜在互聯網泡沫後重振旗鼓,開始著手向中國市場進軍。很快,當當被這家巨頭“盯上”了——收購當當將爲亞馬遜提供打入中國市場的捷徑。

以亞馬遜副總裁達克爲首的代表團三個月內兩次造訪當當,並提出了收購建議:起初,亞馬遜開出了1.5億美元的價格,收購當當70%的股份;隨後,又接連開出2億美元、3億美元的高價。

總之,只要能夠獲得當當70%-90%以上的絕對控股權,10億美元以內的價格亞馬遜都可以接受,並承諾在收購之後,當當網的品牌和管理團隊將保持不變。

.

當時還有消息稱,如果收購成功,亞馬遜就能將2006年進入中國市場的計劃提前到2004年。然而,由于雙方都有各自的利益考慮,談判陷入僵局,最終終止。

俞渝在回憶這次收購時說道:

當時的拒絕更多是因爲愛,是我們對當當如愛孩子般的愛......被亞馬遜這樣的國際大公司收購,存在著很高的風險。外國公司進入中國可能會水土不服,而且大公司管理上慣有的一些毛病可能會遏制當當的發展勢頭;加之,一旦亞馬遜收購當當70%以上的股權,創業團隊的絕對控股地位肯定會下降,當當也很有可能會喪失創新的能力和激情。

李國慶則聲稱亞馬遜“狡猾得像蛇一樣”;爲了說服董事會和投資人,他還立下誓言:

短期利益對當當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,1.5億美元實際上低估了當當的市場價值。再給我三四年的時間,翻一番咱們做到三四億美金還賣給這個王八蛋(亞馬遜)。

除了亞馬遜,百度(2013年)騰訊(2014年)等大買家也曾向當當示好,但李國慶夫婦都沒有松口。

当当最近一次与收购相关的新聞出现在2017年;当时,有媒体报道,海航集团与当当在洽谈收购事项,估值可能达到80-100亿人民币。尽管李国庆及时在微博上“辟谣”,但2018年4月,海航旗下天海投资披露了拟75亿元人民币收购当当网100%股权的相关信息。

這筆買賣劃不劃算另說,總之是賺足了資本市場和大衆的眼球。知乎上甚至有網友調侃這場收購:

當當拒絕了好幾個“高富帥”,如今下嫁海航,有種博士即將畢業、幹脆跟老鄉湊合過的意思了。

雖然網友說的是玩笑話,但又頗有幾分真實的味道;拒絕了一次又一次的收購,當當的鼎盛時期已經不再。海航集團的收購也中途折戟。

一個謹慎的“大嘴巴”

2010年當當上市前夕,李國慶很應景地開通微博,並且發了一篇140字的微博來感慨:

當我作爲成功人士站在紐約,真爲大陸崛起自豪。我在結婚前有過幾任女友,不是同時,相差半年多。那是出國熱的年代,每任都出國了,每次機場告別,我們相擁哭泣,但我都拍著對方後背說:不是我們不愛,是大陸太落後……

後來,他在微博上回憶情史、怒斥投資人和負責當當上市的摩根斯坦利(李國慶認爲當當發行價被大大壓低),甚至寫了一首搖滾歌:“爲做俺們生意,你們丫給出估值10~60億,一到香港寫招股書,總看韓朝開火,只寫七八億,別TMD演戲。”

同時,他也在微博上與競爭對手京東CEO劉強東針鋒相對,隔三差五開展隔空罵戰。

即便是在離開當當以後,李國慶“放飛自我”的特質也絲毫沒有收斂,正如他微博簡介描述的那樣,“口無遮攔,多有得罪,請海涵”。

2018年11月,新東方集團董事長俞敏洪因不當言論陷入“歧視女性”風波,而李國慶卻在微博力挺俞敏洪稱,“不用向女性道歉”,引起廣大網友的不適。

同年12月,李國慶就鬧得沸沸揚揚的“劉強東案”談了自己對婚外性的看法,引發當當官網的強烈譴責。

.

總而言之,李國慶的種種言論也讓其獲得了一個江湖稱號,即“李大嘴”。當然,就連他自己也經常這麽自黑:

雖然我這個李大嘴愛放炮,但是你看我放這麽多炮,我微博沒被刪過。現實生活中不管做企業、做事,我是一個偏謹慎的人。

現在,李國慶進入了知識付費行業,還給自己在當當的前下屬打起了工。他表示,之前在當當是夫妻二人共同管理,但是雙方性格都很強勢,不自由;現在一個人,不再牽扯婚姻家庭事業的複雜關系,事業反而更加明晰了。

離開當當這一年多,李國慶創辦了早晚讀書,開啓了事業的第三春。他說:

我的第三次創業,我完全有能力,短則三年,慢則五年,做的利潤和市值超過當當,這是我的一個小目標。

至于李國慶小目標是“嘴炮”,還是出于“謹慎”的態度,大概也只能三五年後見分曉了。


文章出處:雷鋒網

糾錯

發表評論
熱門評論
查看全部0條評論
相關閱讀